国际社会深感吸引,U.S.A.议员责怪高知委员长慰

慰安妇问题成了日本政府面对国际社会绕不过去的一关。16日,日本政府一改之前的说法,明确表示“找不到有关军方或官方曾进行所谓强征慰安妇的直接记述”。如此“令人不愉快”的说法让韩国和荷兰提出了强烈抗议。美国媒体称,日本有一批右翼人士几乎无异于那些否认纳粹大屠杀的人,“有人说,该让孩子们为国家的历史感到骄傲,也许,说出最令人难堪的真相,也能让孩子们感到骄傲”。

  大阪市长、日本维新党共同党首桥下彻的“慰安妇”言论风波仍未平息。两名美国国会议员15日严厉谴责桥下,同时敦促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正式道歉。

原标题:日本281名学者要求安倍谢罪 日媒对此“集体沉默”

安倍政府否认强征慰安妇

  桥下13日称“慰安妇”制度“有必要”。另外,他告诉媒体,他曾建议驻日美军允许士兵充分利用日本色情业。

包括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和田春树在内的281名日本学者8日下午在日本参议院议员会馆发表声明,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战后70年谈话”中明确表明谢罪与反省的内容,并表示日本政府应为解决日军慰安妇问题负责。

日本政府在16日的内阁会议上通过了有关慰安妇问题的答辩书,明确表示“从政府发现的资料中找不到有关军方或官方曾进行所谓强征的直接记述”。

  “早该还慰安妇尊严”

据韩国YTN电视台8日报道,日本学者在题为“日本学者有关2015年日韩历史问题的声明”中表示,韩日存在的各种历史问题中,最亟待解决的是日军慰安妇问题。“河野谈话”发表后,有关日军强征慰安妇的资料被进一步发掘公开,日军是该罪行元凶的证据愈加确凿,在解决慰安妇问题上,日本义不容辞。

日本共同社称,此份答辩书是针对1993年“河野谈话”撰写的。此外,它首次明确规定“河野谈话虽然没有经过内阁会议通过,却被历届内阁所继承。今后也没有使其在内阁会议上通过的想法”,将已对慰安妇问题进行了谢罪和道歉的“河野谈话”变成了一项“非正式内阁决议”。《朝日新闻》称,这等于是对安倍的“慰安妇并非强征而来”的发言做了“进一步肯定”。《读卖新闻》则称,答辩书的通过为安倍的发言提供了新的“依据”。

  美国联邦众议员迈克·本田和史蒂夫·伊斯雷尔15日共同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桥下。本田说,桥下的言论“令人不齿和厌恶”,“他的观点侮辱历史、侮辱人类,尤其侮辱那些遭受可怕的生理、心理和性暴力”的女性。

声明称,虽然日方于1995年成立了亚洲妇女基金会,通过民间募款和政府资助向慰安妇受害者支付赔偿金。但由于韩国有2/3以上的慰安妇受害者拒绝领相关赔偿金,日本的“谢罪”工作不能算已经结束。鉴于此,学者们敦促日本政府进一步寻求并实施充分可行、且受害者能够接受的解决措施。日本学者还在声明中呼吁,今年正值韩日恢复邦交正常化50周年,安倍在即将发表的“战后70年谈话”中应首先表态,继承“河野谈话”“村山谈话”“菅直人谈话”等过往日本领导人有关历史问题的陈述。发表声明的学者不乏日本学界着名人物,其中和田春树被认为是朝鲜半岛和历史问题的代表性学者。

对现政府的这番“表演”,河野洋平15日表示,1993年的“谈话”是根据自己的信念发表的,没有任何修改的必要。共同社分析认为,河野对部分自民党议员提议修改“谈话”感到强烈不满。

  本田说,他至今没有忘记不少年迈“慰安妇”幸存者令人心痛的证言,日本政府“早就应该还她们公道和尊严”。

韩国《世界日报》称,由于安倍拒绝承认历史上日本曾犯下的罪行,来自日本国内外的批判声音滚滚而来。美国智库威尔逊研究中心主任哈曼7日表示,安倍应该明确表示,对日本过去犯下的深重罪行深入忏悔。如果日本政治人物在历史谢罪问题上总是颠三倒四,这只会降低日本政府道歉的诚意。

也许是感到不值得炫耀,答辩书通过后,日本媒体反应冷淡,各大报只登了大约500字不到的小消息后就只字不提了。然而,日本政府否定慰安妇的言论在全世界引来的批评却让日本媒体无法忽视。《日本经济新闻》、《朝日新闻》、《读卖新闻》等17日报道称,韩国对答辩书提出强烈抗议。韩国外交通商部17日发表发言人评论,批判日本政府“试图掩盖历史真相”。

  议员伊斯雷尔说,桥下的言论让他“十分恶心”,幸存的受害女性“理应就她们所遭暴行获得真诚的正式道歉而不是听到一名官员令人憎恶的辩解”。

韩联社8日报道称,在安倍8月将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之前,世界各国学者接连对安倍的历史认识表达忧虑。此前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接连发表诸如“何为侵略并无历史定义”“日本政府资料中没有发现强征慰安妇的任何陈述”的表态。外界普遍认为这种歪曲的历史观可能出现在安倍的战后70周年谈话中,但来自世界的呼声或许会对安倍产生某种影响。

日本政府否认事实,也让曾在二战中受伤的荷兰感到愤慨。荷兰外交部发言人16日称,荷兰外交大臣费尔哈亨在听闻答辩书一事后,于当晚亲自致电日驻荷大使,称答辩书“令人感到不愉快”,并要求日方对此作出解释。

  取得谅解是唯一选择

《环球时报》记者注意到,韩国《中央日报》《朝鲜日报》等媒体的日语网站均报道了日本学者的声明。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日本媒体对这一消息“集体沉默”。

日本《赤旗报》更是以专题形式报道了世界各国对日本的批判,句句直指安倍的痛处。哈佛大学和纽约大学的学者称,安倍及其政府的做法“无异于揭亚洲的旧伤疤,必然再次导致中国和韩国对日本的不信任”。

  两名议员敦促日本政府正式承认日军对“慰安妇”的暴行并正式道歉。

最近,日本政府力争在本届国会通过的新安保法案遭到未曾预料的阻力。先是近200名宪法学者发表共同声明,要求立即作废安保法案。随后,3名宪法学者4日在众议院宪法审查会上一致表示一系列安保法案“违宪”。6日,由日本宪法学者成立的“立宪民主会”在东京大学举行以“立宪主义的危机”为主题的研讨会。东京大学宪法学名誉教授樋口阳一、教授石川健治和京都大学宪法学名誉教授佐藤幸治等知名学者,针对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的一系列安保法案进行批评,认为“安保法案超过了宪法界限”。日本各大媒体纷纷刊文,要求日本政府正视宪法学者的批评意见。《东京新闻》7日称,安保法案的正当性从根本上被动摇。

因敦促日本政府正式就慰安妇问题道歉,美国议员本田也遭到日本右翼媒体的恶毒攻击。然而,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表示,众议院第121号决议案并不具有约束力,如果议案得到通过,主要是表达“美国国会认为,日本政府应该坦诚面对过去的行为,做出‘让慰安妇和受害者认为适当的、正式的、毫不含糊的道歉’”。

  本田说,桥下的言论证明,“为什么日本政府有必要以明确态度、正式承认和承担历史责任并道歉”。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及执政党在8日举行的“众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理事座谈会上表示,最快将在9日向在野党书面提交有关新安保相关法案符合宪法的政府见解。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8日表示,将反驳称专家“所指的问题并不存在……是在允许必要最小限度地行使武力这一历届政府见解的基本理论框架内制定,将拿出以此为宗旨的政府见解”。

国际社会产生怀疑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本田年幼,被美国政府关入日裔美国人集中营。2007年,本田提交一份议案,要求日本政府正式就强征“慰安妇”道歉。议案在众议院获得一致通过。

日本《读卖新闻》8日公布的舆论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由上次5月调查中的58%下降到53%,反对安倍内阁在本届国会通过一系列安保法案的民众由48%上升至59%,大大超过表示赞成的30%。(环球时报驻日本、韩国特约记者 文玉 蓝雅歌 李大明)

如此多的国际批评大概是安倍始料未及的,因为日本媒体分析称,安倍就慰安妇一事的表态,“很可能是为了拉高他持续走低的支持率”。现在,日本各界更关心的是,首相及政府的这番举动,会给日本带来什么。

  “我幼儿时就被关进集中营,因而我知道,永远不能忘记历史,”本田说,“(日本)政府作出正确行动、承认错误并取得谅解,是唯一的永久解决办法。”

云顶彩票 1

日本自民党资深议员加藤弘一对政府的“鹰派”姿态很担心,认为这“必将对日美关系造成恶劣影响”。安倍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他到处造势,宣称日美间的“和谐”。18日,安倍在出席防卫大学毕业典礼时,再次强调“有必要继续加强日美同盟”,“扩大日美合作”。

  美政界密集敲打日本

对安倍在慰安妇问题上的强硬,美国媒体并不理解。《洛杉矶时报》对安倍政府对人对己采取双重标准感到迷惑。其分析称,安倍以国家的名誉作赌注,声称日本在二战期间没有强征几万亚洲妇女做慰安妇,但日本政府却因冷战期间日本人遭绑架对朝鲜纠缠不放,“日本这种强硬让人难以理解”。对此,日本国际政治问题专家冈本行夫尖锐地指出,政府一边强烈谴责朝鲜的绑架“非人道”,一边又对自己践踏慰安妇人权强硬不认错,“这势必会让国际社会对日本产生怀疑和不信任”。

  桥下发表“慰安妇”言论数天前,美国前驻日大使托马斯·希弗告诫日本政府不要背离“河野谈话”。1993年,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发表谈话,承认日军强征“慰安妇”,表达道歉和反省。

日本中央大学兼日本战争责任研究文献中心主席吉见义明教授是首先揭露慰安妇问题的人,他表示,“日本人对人权的了解非常少。日本人对人质事件那么情绪化,就是因为被绑的是日本人。但日本人对其他亚洲国家受害妇女的感情就没那么深。安倍要求朝鲜为人质事件道歉,并惩罚那些参与者,那么,这也是日本应对慰安妇所做的。”

  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2006年至2007年首次执政时,希弗出任美国驻日大使。法新社报道,希弗在美国曼斯菲尔德基金会一次会议中说:“我认为,(日本政府)如果重新考虑‘河野谈话’,将严重损害日本在美国和整个亚洲的利益。”

面对不舒服的真相

  5月初,美国国会研究所就美日同盟发布报告,指出安倍关于历史问题的一些言论引发曾遭受日本侵略战争涂炭的亚洲邻国担忧。

4月中国总理将访日,4月底安倍将访美。安倍政府的声明恰好发生在这些日本外交闪光突破点来临之前。《洛杉矶时报》17日分析认为,安倍到华盛顿肯定会遭遇妇女团体的抗议,人们甚至会尖锐地质问“美国最坚定的亚洲盟友在道德上是否正在退步。”美驻日大使希弗16日已表示,美国对慰安妇问题的意见一致,“她们就是被日本军队强奸了。我认为这确实发生了。而且这是件遗憾而可怕的事情。”

  报告说安倍作为“强硬的民族主义者”闻名,并且警告安倍的政策可能破坏亚洲的稳定,损害美国利益。

美国《波士顿环球报》16日以“让日本不舒服的真相”为题,批判安倍的声明。文章说,安倍并非执政团体中唯一制造这个谎言的人,他们甚至不认为这是谎言。议员中山成彬在电视上说,政府征召10万至20万年轻妇女是“商业行为”,“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生意做”。原本以为安倍能推进“河野讲话”,没想到他更后退了。

  13日,安倍称,他对被称为“强硬民族主义者”感到失望,说将努力向外国宣传他的观点。 

  ■ 动向

  桥下彻称将向慰安妇受害者道歉

  称建议美军日本买春“欠考虑、认识浅薄”

  桥下15日召开记者会,试图平息事态。

  他称,“从没说过‘慰安妇’制度没有问题,也没有试图为日本正名”,只是“欧美国家以自由恋爱的名义(允许士兵)利用当地女性”,因而不解为什么只有日本受到批评。

  日本定于7月举行参院选举。维新会内部忧虑桥下言论风波将损害支持率。大阪府知事、维新会干事长松井一郎16日在记者会上强调,桥下言论是个人观点,不代表维新会的立场。

  16日,桥下就自己的言论“道歉”。他打算24日在大阪与两名韩国“慰安妇”幸存者会面。

  “与原‘慰安妇’见面时,我将为日本那时的所作所为道歉,”桥下说,“我将告诉她们,无论是不是强迫,我为那个制度感到遗憾。那是可耻行为,永远不应重现。”

  就建议美军利用日本色情业的言论,他说自己“对美国的色情文化和价值观认识浅薄”,“缺乏国际意识”,说话时“欠考虑”。不过,他拒绝收回言论。 新华社专稿

  ■ 反应

  韩国“慰安妇”受害者团体

  88岁受害者拟面会桥下彻

云顶彩票,  韩国“慰安妇”委员会15日在首都首尔宣布,两名“慰安妇”受害者——88岁的金福童和86岁的吉元玉定于17日前往日本,要求与桥下会面。

  这一民间团体说,金福童和吉元玉原打算从18日起,在半个月内于东京、大阪、广岛等地参加日本民间团体组织的集会和新闻发布会,诉说她们遭日军强征为性奴隶所承受的痛苦。为要求桥下道歉,向他出示韩国女性当年遭强行掳走的证据,她们特意改变行程,寻求本月与桥下会面。

  金福童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必须要告诉他,他的话深深伤害了我。”

  日本广播协会网站报道,大阪市政府回应,将确认桥下的日程安排。韩国“慰安妇”委员会成员去年访问大阪时同样要求见桥下,没能如愿。

  韩国“慰安妇”委员会过去30多年来每周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示威,要求日本政府就强征“慰安妇”道歉并向受害者赔偿。

  金福童15日参加示威时说:日本政客最近“一系列荒谬言论”促使她们这些老人决定访问日本,“旅途会艰苦,但我要让日本人知道真相”。吉元玉说:“谎言无法长久。我相信日本作出道歉的那一天终会到来。”

  菲律宾“慰安妇”受害者团体

  “桥下彻的话羞辱了我们”

  菲律宾民间团体“菲律宾祖母联盟”和“自由祖母”代表总计142名幸存至今的菲律宾籍“慰安妇”受害者,15日要求桥下道歉。

  “菲律宾祖母联盟”主席丽切尔达·埃斯特雷马杜拉说,在桥下看来,“战争时期可以且应当使用任何手段。这令我们伤心和愤怒。我无法相信,像他那样身份的人如今依然有这种想法。那些受害的妇女已经是老人,他为什么不能想想她们?”

  伊莎贝利塔·比努亚现年81岁,曾在邦板牙省遭日军强征为“慰安妇”,现在是“自由祖母”主席。她告诉共同社记者,桥下的话“让人无法接受”,“更大程度地羞辱了我们,因为那意味着让自己遭受日本士兵强奸是妇女的工作和义务”。

  埃斯特雷马杜拉说,日本政府应当承认历史事实,因为许多“慰安妇”受害者正在老去,许多受害者已经死去,却没能讨回公道,“他们应当为这一罪行承担责任,受到惩罚”。

  菲律宾外交部发言人埃尔南德斯当天说,菲律宾政府一直敦促日本当局就关联“慰安妇”问题的公开言论小心谨慎,因为这事关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承受巨大痛苦的人们的感情。

本文由云顶彩票-云顶彩票官网-云顶彩票平台开户发布于登月梦,转载请注明出处:国际社会深感吸引,U.S.A.议员责怪高知委员长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